连枝

恭喜您发现了这块儿垃圾场.

[欢迎您来玩儿,是个ABO向]
[顺便提一句禁白]
[随机掉落美丽对皮x]
[群内惊喜不断x]
[顺便感谢p2美丽雨后青草夜尊提供diy吸引新人]好的这个被屏蔽了。进群来看x 。
[群号码:810327063]

天还未亮,大小夜猫子早回了窝,不知是不是昨夜那场大雨的功劳,将龙城大街小巷的污秽都冲刷进了城市核心,凌晨两点半路上行人寥寥无几,微风拂过带着彻骨的寒意,那树梢上安窝的麻雀乌鸦时不时发出凄厉的嘶吼,似乎是要尖叫着划破那夜难得的寂静,一惊一乍。
路边老旧的房屋早就没了人居住,风吹得那破败木门咯吱咯吱作响,空气中似乎也多了股腐朽气味,你加快了步伐,总觉得有双眼睛盯着自己,你揉了揉眼睛,就那闭眼睁眼的一瞬间,一团黑影便堵在了你面前,惊得是连连退步,张大了嘴愣在原地,黑影不知是看上了你身上哪样物件儿,迅速冲过来,你下意识闭眼用手去挡,好一阵过去,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的疼痛感刺激神经。你睁开眼,就像是一个幻觉,周围什么都没有,余光瞟见手心异常,猛地看去。

你看向手心突然出现的纸条,已被自己的汗水浸湿,在昏黄路灯下,仔细琢磨倒也能从模糊中探出个究竟,那上面写着一串数字。

810327063

【巍澜】欲(3)

【预警】

 

【真的是巍澜相信我。】

【性转赵云澜,放心会变回来的。】

【剧版原著混合x,私设应该是有的吧大概。】

 

 

 

不过...赵云澜很是后悔自己刚刚为什么不直接装晕,睁眼后看见的便是与自己不超过一拳距离的黑袍使和他停在半空的手,收也不是,放也不是。这搞得赵云澜倒是尴尬极了。

“昆...”

——昆仑。

“我还想再多看一眼。”

 

 

 

 

黑袍使袖袍一抖将差点脱口而出的称呼咽回喉头,那副生人勿近的冷冽视线重挂于眸中,不着痕迹放下抬起的手臂,身形顿了半秒往后小退一截。“今日是我唐突了,令主见谅。”赵云澜摸了摸鼻子,立直身体,视线划过黑袍使肩头瞳孔猛然一缩。

我去,这死东西后手留得真他娘的欠。

顺了人双肩往自已怀里带,气力不减被这么猛然间反应纵使黑袍使也稍酿跄一步,反应过来已被一瞬而过的甜腻湿润气流裹身的黑袍使几乎在那同一刻将自己用结界与赵云澜隔开。

赵云澜被身后冰凉墙壁接住,垂首敛眉抽出张用于净化的符纸唤诀扔过去,当然,赵云澜自己也不知道他这符有无用处,碰触结界时瞬息消散,连同人和结界一同消失。

过道传来急促脚步声,赵云澜顺着墙壁滑下坐在地上,油然而生一种疲惫感,精神上而不是身体。“老赵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接踵而至的询问压得他莫名烦躁,摆手想打发走硬是个个都没动。“不是,你们干什么?我有那么容易受伤?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吵吵嚷嚷在这围着打扰其他人睡觉?”一群人不动赵云澜扒开众人自己走。“不是,楚,楚哥,你觉不觉得这里比其他楼层冷啊。”赵云澜蹙眉,楚恕之显然是没有回答郭长城,他深嗅一番,那股冷香还在,干净透彻说不上甚至还夹杂淡淡甜腻香气。

...不会是中招了吧。

“黑,黑袍大人!?”

赵云澜忍不住想扇自己个大嘴巴子,什么时候第六感跟沈巍有得拼了?死猫的声音是朝着他这边,赵云澜抬眸便望见不远处靠着墙往楼道间摸索的黑袍使,黑袍使显然是听到了大庆嚎的那一嗓子身躯颤了颤,赵云澜想都没想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给人勾着腰拉住手臂闯进了最近一间病房,很巧,里头无人。

赵云澜把人放在床边,让他自己坐好,自个儿去锁好门,顺便用符加固一层。黑袍使随他动作偏头,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赵云澜稍稍检查一番准备去招呼黑袍使,结果一转身先给自己吓了一跳——黑袍使不知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立在他身后,就那么直挺挺站着,看他的目光,深沉得近乎有些...赵云澜没有继续看下去,眼神飘忽看向别处“黑老——”最后那个字眼被黑袍使堵了回去,腰间骤然一松衣带被人粗暴扯开,赵云澜难得没想乘人之危占人便宜但口腔中腥甜滋味激起赵云澜兴奋,他不慌不忙将十指搭上人肩头,轻轻为他把兜帽勾下来,一头如瀑的长发瞬时铺地,赵云澜单掌抚上人后脑勺反客为主在他口中横扫,将人抵在墙壁上有意无意去蹭那面具,余闲那手指腹摩挲人脸趁着人不备间隙猛地往上挑。

 

哐当。

赵云澜一直睁着眼,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他还是觉得自己心脏被什么敲了一下,吻毕,“大,大美人啊...”赵云澜咽了口口水,转念又一想现在不是什么犯花痴的时候,毕竟..这位大人的手还在他后腰,并且大有往下移的趋势。“大人,过了啊,这可是医院!...宝贝?沈巍!”赵云澜念着各种称呼无用正想着加力推开,没料到怀里人顺着墙壁直直滑到了地上失去意识毫无反应。

沈巍啊沈巍...。

赵云澜半托半抱将人给搂起来,解封开门,没料到特调处出勤人员一个没走,瞬间又把门哐当关上,深呼吸几口气这才想起被沈巍扯开的衣服,裤子还在,上衣破破烂烂倒是幸好布料够多剩了不少,想了想,把人兜帽重新给戴上系面具的带子已经断掉,刚刚慌乱间又被赵云澜踩几脚倒是裂了不少..。

妈的,这都什么事儿。

捞几缕发丝搁脸上“嗯,完美。”开门,关门,径直走下楼道出了医院打了的士。

祝红:谁能告诉我在这儿守着的意义。

郭长城楚恕之林静:...

大庆:...跑龙套吧。X

 

[未完]

那个…关于更新…

因为最近笔电确实没在身边。那个文件我没有存在手机里。嗯嗯…。但是过几天我会更的!不会坑!相信我!就算只有一个人看。我也不会辜负那人的。所以。请相信我!
我知道我很辣鸡但是。
没什么可以胡说的了x。

祝大家。暑假愉快!!。

👄

[巍澜]欲(2)

 

 

)上次的预警性转赵云澜,但是会变回来的不用担心,雷者勿入。爱您。

第一章


黑袍使,着黑袍而来,周身围绕着那比绵绵雪山还要冰冷的寒气以及那似黄泉千尺之下才有的腐朽气息,传说生于绝对阴晦之地,杀伐狠决,冷酷无情,是融在骨子里的。

那晚...沈巍看他的眼神与今日无差,复杂的情感融合在一起,像是揉合在一起,镶进了那双眼里。

 

有种...绝望的期盼。

赵云澜双手抚在太阳穴上,不轻不重的按压。“诶,老赵,你受什么刺激了,连沈教授都不打声招呼。”赵云澜摆摆手,没有继续下去这个话题,招呼服务员过来收了桌上吃食费用,缓慢踱了出去。

天即将薄暮,乌鸦也开始了声声鸣叫,周身彻骨的寒意让人感觉到四面八方弥漫着霜华。

“副,副处,赵处呢?”郭长城环视一周,挠挠头表示连根赵云澜的毛都没看见。大庆白了他一眼,微微侧身指了指不远处坐在医院外黑色铁长椅上翘着二郎腿坐着的长发美人。“我去,这是咱们领导吗?”林静瞪大了眼,心里这么想着,几次三番的眨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拿着叫不出名儿的自研发科学仪器还准备上去检测检测。

下午时,赵云澜鬼使神差的拖着大庆去给自己买衣服,也好巧不巧看上件轻复古的青衫。微风拂过衣袂飘飘,恍然若仙人般让人惊心动魄,额前坠发被两边绿植似的装饰物别在左右,三千青丝铺散于长椅上,就快要坠于地上,听到动静抬眸一瞬间眼底似乎含着一潭清泉,明亮透彻,大有可远观之而不可亵玩之味。不过转瞬间被赵云澜常有的戏谑眼神代替,靠近了众人抬臂挥了挥“看傻了?”特调处几人魂总算归体。赵云澜笑笑无话,领着一帮人进了医院。

“给你们的任务都办妥了吗。”赵云澜侧躺在一床铺上,曼妙身姿包裹在青衫中一眼可细细品其滋味,回味无穷。得到肯定答复后。一一打发走了人。大庆抖了抖尾巴,道“你可小心点。这色鬼保不齐会那什么勾魂摄魄之术。”“死猫你最近废话挺多啊,还真把我当女人看了!?走走走,赶紧走。”

星河展空,薄云飘荡,伴随着最后几声鸟啼,夜,已深。

无人走廊里,只有那白炽灯的忽暗忽明,整栋楼每间房内都安插进了警员,寂静,飞虫滑过的声音都没有。

霎时。

赵云澜微皱了眉,搓捻着手中符纸,口中成诀,符瞬间成灰飘散开来。起身,慢悠悠往二楼尽头厕所那边去。一团黑影紧随其后,赵云澜勾了嘴角,想必是计划通。

如果媒介真是水。

赵云澜从厕所间出来,清洗十指,装作不经意的抬眸瞥过镜中那团人形黑影,立马装出女子该有的“花容失色”,黑影见被发现,一不做二不休准备上手,赵云澜见状笑意渐浓,想着色字头上一把刀,今天总算逮住这无脑色鬼,浑身舒畅。抽出符纸,往黑影身上打去,钉于墙上,拿着瓶子走近准备收了这祸害玩意儿。没想到,黑影一闪反过到赵云澜身后手一挥横扫过来阵湿润的疾风,赵云澜仰头侧身抬臂顺着那黑影手借力狠狠将人摔在墙上,“把二楼的水给我断了。”赵云澜按了按隐藏在发中的蓝牙耳机,趁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之时立刻打过去三道符稳稳给人定在墙上。他实在不想用那把黑能量枪。正欲拿瓶,余角闪过的红色残影赵云澜一怔,再转头时一股浓烈甜腻气息扑鼻而来,“我去,还有同伙!”固定黑影的符纸大概因为持符者本人的意识松动被黑影挣脱开,利爪混在那红色薄雾中袭过来,条件反射的赵云澜掏出了那把黑能量枪。

昏黄灯光下,诡异的寒冷,连空气都凝固了,镜上甚至结出了细小的白霜,雪白的利刃从赵云澜身边划过,赵云澜闻到了那独属于黑袍使身上的香气,那是终年不化的白雪散发出的,干净,又冰冷到了极致,混杂着某种垂死的花散发出的那种...悠远而行至末路的香。

几乎是一瞬间,那两团影子便消失殆尽。赵云澜觉得自己的嗅觉都快冻麻,默默收回了窝在手中并未得其所用的枪。赵云澜也不知道自己在掩饰什么,手摸到后颈,动了动筋骨“那什么,那个...黑老哥你这次来得可真及时啊。”黑袍使收了他那把斩魂刀,转身,那双看向赵云澜的眼睛红红的,像是...快哭了?不行,一定是我的错觉,赵云澜摇了摇头,试图甩掉这不怎么样的念头。闭眼的一瞬间黑袍使与沈巍两人的眼神重合在一起。赵云澜啧了一声,只好作罢睁开。

不过...赵云澜很是后悔自己刚刚为什么不直接装晕,睁眼后看见的便是与自己不超过一拳距离的黑袍使和停在半空的手,收也不是,放也不是。这搞得赵云澜真的是尴尬极了。

“昆...”

——昆仑。

 

“我还想再多看一眼。”

[未完]

病/1

灰暗的天空,没有一只飞鸟行过,蓝色跑道上晨跑的学生老师洒着汗水,脸上映着因舒展而放松的惬意表情,初中一年级新生成群结队浩浩荡荡路过身旁,孩子特有的稚气笑声穿过耳畔,初中二年级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在自己的小圈子里轻声议论,茵茵绿树间,回荡着谈话声与嬉笑声,关柯没有丝毫笑意,她甚至觉得这嘈杂的声音令她更加烦躁,孤身一人行走在道上,在他们之中,显得格格不入。
“啊,教学楼还是这么阴森。”
关柯向本班教室走去,黑乎乎的一片。
“啧。”
伸手按开灯,扎眼的惨白光亮起,抬手将袖子挽上,低头查看时间。
6:50
“不行...还是太早,遇不到她。”
坐上冰凉的椅子,双手放在桌上,把头埋进臂弯里,眯眼养神。
旁边宿舍开始鸣铃,教室内陆陆续续增添了人,关柯没有抬过一次头。
7:05
“呀,我今天来得这么早啊,这才几个人。”来人正是江萱
关柯听见后桌拉出椅子的声音,整理东西细碎的声音,然后与旁边的人谈笑风生,关柯连动作都能脑补出来,只因为,过于关注她。她想回头,想跟她像以前一样紧紧拥抱在耳边跟她说早上好,已经四天了,关柯只想求她不要像陌生人一样从自己身边走过,但是,她不敢,在这种局面下,她们谁也没有退一步,就这样僵持。

两周前的一个凌晨,还在看教辅的关柯接到了一通电话,电话线连着的那头,是江萱,声音有些沙哑,看样子是哭过。
“关关,我好绝望,我真的不知道做错了什么,唐玉佳(少女A)要这么对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关柯从卧室走到阳台,靠在廊杆上,手指挑起一缕发在里转着圈儿;她知道是怎么回事,江萱跟唐玉佳闹了矛盾,只因为有天早上江萱没去接她,然后江萱去道歉,唐玉佳一直没有理她,说起来,她俩当时应该属于情侣关系,江萱找到关柯帮忙,当天晚上他们一起走在路上,前面是唐玉佳和另外一个人,男孩,走得很近,看起来很亲密,那个男孩关柯刚好认识,正巧是小学时候的同学,一个叫李鉴的非主流,江萱装作没事人一样搂着关柯腰,超过他们从旁边经过,侧过头对关柯笑的时候余光瞟了一眼唐玉佳的反应,江萱的所作所为当然是关柯出的对策,为的目的就是搞清楚唐玉佳是真的移情别恋还是布局整江萱,很不错的结果,唐玉佳明显的僵了一下,表情有些微怒,牵起李鉴手就往前走;关柯立即认定,他们是合伙整江萱,不过关柯没有对江萱说起这点分析,关江俩人到了车站上了班车,互相无话,离别之时,关柯没有回头看她。回到家便洗浴好了窝在软沙发上看书,于是后面就有了刚刚的一幕。
关柯淡淡道出“唐玉佳又跟你说了什么?”“她把我从好友里删了,我加不回去,她不想看见我。”“来,我跟你分析一下现在的局势,第一,你和她闹矛盾,只是一点点小事,至少在我看来――”江萱打断了她,争着叫出来“她说我的脾气她忍不了了,我的脾气很差吗!?”关柯停止了绕头发的动作,指甲轻敲廊杆“至少在我看来,你们之间的矛盾并不大,至于脾气,那也不排除是个借口。李鉴这个人心机很重,据我从你嘴里知道的,他可能喜欢唐玉佳,这倒有百分之八十五的可能性,然后,我认为现在的唐玉佳对李鉴没有好感,只是当做利用工具,来引起你的愤怒以平息她的不爽与不开心,虽然这么做对我来说挺幼稚,毕竟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不过,不排除日久生情这一可能性。”电话那头鸦雀无声,关柯挂了电话,打开手机QQ,点开李鉴灰暗的头像,进行聊天。
“李箭,你是不是喜欢唐玉佳。”
“要是真的喜欢,就好好待她。”
“我希望她过得好。”
那边没有回复,关柯放下手中的手机去冲了杯雀巢咖啡,回来窝进阳台的躺椅上双手持杯,将手机放在双腿间,等了十几分钟,对方有了动静。
“你是谁?”
关柯没有回复,等了一会儿。对方再次发来消息
“江萱?”
关柯戳了几下手机键盘。“我只是个传话者。”
“你到底是谁,说啊?”
“我只负责传话而已,有必要搞清楚是谁吗?”
“关柯?”“行了知道你是谁了。”
“李鉴,我再说一遍,我只是个传话的而已。扯?”
关柯开始不耐烦,她最讨厌这种关注点不在重要地方的人。
“我是唐玉佳。”
“小姐,您有何事?”
“就是问你是谁而已,你说我扯,我不是很爽诶。”
“那是对李鉴,不是对您,我希望您不要搞错。”
对面一阵沉寂,长久无回复,关柯差点就认为对方已经猝死,不过好友通知倒是有了新消息,是唐玉佳的帐号,关柯还记得,江萱给她看过,关柯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选择了无视。李鉴那边有了消息。
“我是李鉴,你好像把我女朋友惹生气了诶。”
“我麻烦你不要管我们的事。”
“要不是看你是我小学同学,我已经骂人了。”
发完这三条信息,对方就把关柯拉黑了,关柯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打人,抿了口卡布奇诺,从好友通知里开始与唐玉佳周旋。
――――――――――――――――
下节预告
“我觉得我可以改名儿诸葛唐雎了,看我这效率多高。”
“诶,我是不是看见你朋友了?哇,要不要这么灵。”
“不不不,我往这边,安全,相对安全 些啊。”
―――――――――――――――――
第一章    完

双手抚上太阳穴,听着后面人儿与别人谈笑风生,内心泛起涟漪。
已经第四天了,什么时候,你才能,对我说说话,我已经,等不下去。

                                                                 ――《病》




人物设定

关柯:初中三年级,成绩居于班内中等,大概存于2.5次元,高中不知有没有希望考上,近期精神状况差。
中长发高马尾,留有两缕发在两侧,有刘海,眼角含泪痣,未近视,穿衣风格正常,身高168cm。

江萱:初中三年级,成绩中下,体育尖子生,人际圈广,招人喜欢,男女通吃,走路带风,精神状况良好。
中长发低马尾,额前些许碎发,眉心一点美人痣,轻微近视,穿衣风格正常,身高172cm。

人物关系

关柯暗恋江萱,江萱痴情于六年同窗的一位女生(少女A),少女A与初中同桌三年的一位男生互相爱慕(少年A),少年A与江萱之间存有敌意,关柯在此之间关系复杂身份变化多种。

――――――――――――――――――――――
百合向,欢迎阅读《病》。

                                           

[文·原创]恶 1

.人设评论区。

.正文.

  楼道里,惨白的光乎暗乎明,走廊尽头,门上的红光亮着,刺眼的红。一间间病房的门紧紧地闭着,一片死寂。护士台空荡荡的无人守,时不时会有刺耳的电话铃尖叫着试图引起注意。1号房,04床的被单扭成一团躺在冰冷的地上,房内的淋浴室亮着昏黄的灯光,略透明的玻璃门依稀能看出壁上的人影,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坐着。夜风渐渐大了,帘子被吹起,微敞的浴室门被带开来,入眼满壁的溅落血迹,大大小小的浴盆装满新鲜的血液,在这些的旁边坐着一个人,不,应该是靠在墙上的一张干瘪的人皮。光把它映在墙上,显出一个完整的人形,03床上,一位长发男子正安安稳稳的睡着,嘴角挂着浅浅的笑,看样子,是个美梦。莫苓,今晚睡得也很好呢。

天边泛起鱼肚白,莫苓是被吵吵嚷嚷令人厌恶的女声弄醒,撑起身子将双腿挂在床沿,明明休息的很好,可第二天总是大脑异常清醒而浑身的细胞都疲惫得不想动。莫苓没有多在意,体弱多病的他从记事起就似乎从没出过这座“白色牢房”――医院,最熟悉的便是惨淡的白,刺眼的红与冲鼻的消毒水气味,看了十几年的生离死别,他已淡然,原以为又是来医院闹事的家属,却没想到下一秒便是自己待的病房被医生推开,从门外挤进来一个相貌平平等着一头乱糟糟的枯黄长发的女人,她环视整间房,看到浴室时顿了一下,朝着浴室奔去,大敞浴室闷后,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呆滞了一阵,随后红肿的眼里逐渐滑落泪水,趴在地上长声哭泣,门外穿白大褂的,套警服的,相关的不相关的黑压压一片,围得水泄不通,反应过来的年轻警员带着人探进了浴室,只一眼,便立即封锁了现场,找人对旁边憔悴的女人进行心理疏导,莫苓疑惑的看着这一切,当警员拿着亮得反光的手铐靠近他时,他才条件反射的一个后缩,浑身充满戒备。
“先生,请跟我们走一趟,如果反抗,我们会采取强制措施。”
莫苓被这突如其来的问话搞得摸不着头脑,但还是被这种架势吓到,战战兢兢的回答“我什么都没做,你,你们要带我去哪儿。”
“哼,你这种人我见多了”旁边年轻的女警员用厌恶的神情瞧着莫苓“监控拍下了你完整的作案过程,这么血腥恐怖的手法,不能想象竟然是个孩子做的。”
“我?干了什么?昨晚我很早就睡下了,张哥可以帮我作证。”
“还狡辩?你口中的张哥已经成为你的手下亡魂了!不承认是吧,我现在就带你去监控室”
女警员拷起莫苓,把他托到监控室,调出凌晨的视频,放给他看。莫苓瞪大了眼睛,不断的要求回放,他不敢相信这一切,他害怕,恐惧,惊慌,以至于瑟瑟发抖,旁边稍微年长的警官发现了这细微的动作,眉头拧到一块儿“带他去做个精神鉴定。”

全面检查后,他们把他带走。

三小时后.重光精神病院.

莫苓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吧自己送到这个地方来,他没有疯,为什么要把他关在这里!?
夜再次笼罩这座城,雨淅淅沥沥的滴落,一个人影出现在病院里的小树林中,一身显眼的病号服,柔顺长发轻捆编成辫子搭在胸前,很明显,是莫苓。雨停了,浓云散开来,皎洁的月光透过树梢星星点点的洒进树林,莫苓所经过的地方淌满血液,自己身上如浴血般,狰狞的面孔尤为瘆人,一声呵斥,只见得满天惊飞的群鸟,莫苓应声而倒,先是双膝跪地,随后整个身子倒在地上,病院三楼传出值班护士的惊声尖叫,随即整个病院灯光亮起,人纷纷醒来,变得吵吵闹闹,护士们安抚着病人,医生往305房赶去,保安在小树林里抬起昏迷不醒的莫苓送去急救室。

次日早晨.8:10

......

[未完结]

后方召唤莫苓亲妈 @田园鸡腿堡🍔

.em...
.莫末 @田园鸡腿堡🍔 的儿子。
.然后。是“恶”的人物角色。
.答应莫末的一篇原创。
.同人应该暂时不会更了。
.对不起我的宝贝儿们。

[吴京水仙]张亦/何晨光 /任务前章/

任务链接.可能发展到之后会是3p??慎点.
http://220864.lofter.com/post/1e27f606_1109871e

雨,不停地从天空滴落,从那浓云密布的天空滴落,打在街边满布尘土的叶上,带着尘,滑落,掉在被无数次踏过的小路上,水洼里,抬头望向远处山的阴影,一道惨白的光划过,撕裂着夜色,随之,是耳畔的巨响。雨,开始猖狂,魔鬼般肆无忌惮地冲刷整座城,在夜的掩护下,形成大大小小的水帘,似隔绝这城。
那个男人在这里的街边小店待了很久,似在等一人,可这一待,便是一两年,每一天,准时到,按点走。
何晨光从部队回来的一段休假期,常常会经过那条小巷,透过窗,能望见男人棱角分明的脸,顺着往下,男人的指尖摩擦杯身,视线却不在上面,杯中咖啡微微泛起波动,没有光泽。
蔚蓝天未有浓云,何晨光像往常一样,经过那条小巷,侧头已成习惯,瞥一眼那人,眼中一池清澈,明亮,透彻,却夹杂一丝悲凉。

眼睛...靠,被发现了。

身体瞬间僵直,对人扯出一个笑容,他知道这笑肯定极其难看。

完,估计要被当成变态。

晃神,回神之时,那座位上已无人,咖啡还冒着缕缕白雾,一时禁有些失落,转身抬脚便是准备离开。

“看了这么久,不怕我怀疑你变态?”

何晨光身体一怔,直了腰背,下意识往声音传来处探去。眼前人眉眼处皆是笑意,唇角微微勾起,眼神里,竟有宠溺。

“怕什么,你如此好看我还来不及多看几眼,被当成变态...那就变态啊。”

何晨光语一出,便听到了对方低低的笑声,他突然发现口出之言竟如此傲娇。

“张亦。”

“何晨光。”

“初”相识,心生好感。

从那天之后,何晨光依旧会在那间古朴装饰的小店见到张亦,无事便会去聊上几句。休假期结束之后,匆匆别了他,回了部队。

再见之时,会是何种情况?